提问

特质敌意和攻击:愤怒沉浸的中介作用

论文投稿  / 交流  / 倒序浏览   ©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楼主# 2020-3-26

跳转到指定楼层
    攻击是指伤害其他个体的行为反应和倾向,攻击发生时,受害者总是试图避免被伤害的。攻击不仅对受害者的身心健康有负面影响,对于攻击者本身的心理和社会适应也有不好的影响,此外,攻击对社会也会造成负面影响。

    因其广泛的负面影响,攻击一直受到社会和研究者的关注,而在汉斯出版社《社会科学前沿》期刊中,有论文也将关注攻击的影响因素,并对不同影响因素如何影响攻击的机制进行探索。

    该文的研究目的为检验愤怒沉浸是否在特质敌意和攻击行为的关系中起到中介作用,研究结果显示特质敌意和攻击具有显著的正向关系,且二者之间的关系是通过愤怒沉浸的中介作用实现的。这与以往研究结果是一致的,以往研究表明,愤怒沉浸能够中介敌意归因偏向和攻击之间的关系,而敌意归因偏向是高特质敌意个体的认知表现。

    研究为特质敌意到攻击行为的心理路径提供了实证数据支持,提出了一个新的中介变量——愤怒沉浸,扩展了关于人格特质和攻击行为关系的研究。研究结果支持人格特质通过影响个体的内部状态(愤怒沉浸)影响个体的攻击水平,支持和发展了一般攻击模型。此外,研究结果对实践和教育也有一定的启示:

    学校和社会要注意培养学生积极的人际态度和行为,帮助学生形成积极的人格特质,减少消极人格特质(如,特质敌意)的形成,这有助于减少日常生活中个体的消极认知,从而减少个体的攻击行为;我们应该关注学生在经历愤怒事件之后的认知方式,特别是高特质敌意的个体,在他们经历愤怒事件之后要帮助他们分散注意力,减少对愤怒事件的关注和回想,帮助他们正确分析愤怒事件产生的原因,减少愤怒沉浸。以往研究表明,通过认知训练,帮助个体在敌意情境下,自我激活积极认知,可以抑制敌意信息对个体攻击行为的影响。因此,训练学生在经历了愤怒事件之后思考积极的信息可能是减少攻击产生的有效方法。

    虽然该文为特质敌意、愤怒沉浸和攻击三者间的关系提供了实证支持,但仍存在一些局限:该文的研究对象为在校大学生,且样本量有限,之后的研究需要增加样本量,并且在其他样本中重复验证本研究的结果;该文使用横断面数据探讨特质敌意、愤怒沉浸和攻击三者之间的关系,然而横断面研究无法确定变量之间预测的方向,因此,在之后的研究中可以使用纵向设计,以确定变量之间关系的方向;研究使用自评问卷,然而自评问卷可能受社会赞许性效应的影响,比如,被试可能会低报自己的攻击性,为了更加准确的验证变量之间的因果关系,在之后的研究中可以使用实验设计。
回复

使用道具

成为第一个回答人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